关灯
护眼
字体:

【73】良辰需酒醉成猪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五少爷!”

    温昀的突兀出现让方妈妈很惊讶:“您怎么会在这儿?”

    不对!

    推着温昀就走,低声道:“您这时候怎么能来这儿?院里还有许多来给九小姐送嫁的小姐正要走呢,多是未出阁的姑娘,跟您这般照上面可不好,您赶紧避一避。”

    温昀失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听到阿九屋里传来一声巨响,似是什么东西重重的摔了地上。

    晋王妃云惜玉虽然最先出的门,却也没来得及出院子,闻声与众人皆是一惊,纷纷往房门紧闭的屋子看去,而后就觉一阵风掠过,跟着才听到方妈妈的惊呼……

    定睛一看,竟是温昀一阵风似的到了屋前,抬手拍门便喊:“雅儿,开门!你怎么了?”

    同时,诸葛翊留下的十影卫也出现在院中屋前,不等屋里有回应就纷纷要破门冲进去,却被温昀拦住了:“你们干什么要干什么?”

    影十一才拧眉,屋里就又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砰的巨响。

    当即沉下脸,挥开温昀拦路的手:“滚开!”

    温昀当即沉下脸,再度横身挡在门前:“反了你了,不过小小影卫,竟敢这么跟我说话!”

    影十一却不跟他啰嗦,直接冲他出手的同时甩眼色给影十二等人,让他们破门或破窗先进屋里看情况,就怕阿九这个节骨眼上出意外,回头没法跟诸葛翊交代。

    温昀明显一个人应付不了十个人,只能大喊:“等……”

    却话没喊完,砰砰的破门破窗声便盖过了他的声音,十影卫除了影十一,已先后冲进屋里。

    “你们……你们……胡闹!”

    温昀气得不知说什么好,甩开影十一就扭头也冲进屋去:“雅儿,你……雅儿,雅儿你怎么了?”

    进门就看到满地狼藉,而阿九长发松散的倒在地上,两眼紧闭,似乎晕厥了过去,惊得立马跑去将她抱起。

    那些还没走的夫人小姐纷纷支人来看什么情况,甚至大胆些的,自己凑去门外张望。

    晋王妃云惜玉也给了翠儿一个眼神,才带着另一个随行丫鬟先走一步,而翠儿,则挤去人群里张望屋里的情况。

    温昀大吼着叫人找大夫来时,阿九却就睁开了眼,一脸迷糊的看着他:“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还要问你呢,怎么就躺地上去了?发生了什么事?”温昀拧眉。

    “我躺在地上?”阿九惊愕,低头确认了后更是茫然:“奇怪?我怎么躺倒地上去了?”

    “你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躺地上去的?”温昀瞪大眼,低声问:“是不是有什么人威胁你?别怕,有事跟哥说。”

    这时,随后跟进来的刘妈妈已经实在听不下去兄妹间那没营养还龟进展的对话,插进来道:“五少爷,不管如何您先放下九小姐再说……”低声:“好多人看着呢。”

    温昀这才放下阿九。

    刘妈妈立马带人将阿九团团围住,又是询问又是动手检查她的身体情况,巧妙的将温昀和影十一等人挤开,确认她并没什么不适后,立马请来宫里来的嬷嬷再为阿九梳妆一遍。

    影十一等人虽不明白为什么屋里弄得那么乱,但看阿九似乎确实没事的样子,再加上阿九给他们的印象从一开始就是特能来事,屋里又没检查出什么,也就退了出去,但并没有像平时一样退远隐去行踪,而是分立在房外守着,以防再出岔子能第一时间冲进屋去。

    温昀也被推出了屋。

    如此一来,这院子就有十一个男子在。

    他们明显都不会走,那么,也就只能那些未出阁的小姐们避让了,于是院子很快就清静下来,翠儿也随在人潮中离开。

    陶氏闻讯匆匆来时,院里便只剩下影十一等十人和温昀,以及一干温府下人和宫中来的嬷嬷宫女们,温雅闺房的门窗都坏了。

    “怎么回事?”提着一颗心,陶氏问温昀。

    温昀摇头:“不清楚,不过现在似乎没事了。”

    陶氏门外伸头张望了下,见阿九确实无恙的老实坐在铜镜前重新梳妆,才一沉脸瞪向温昀:“我真是要被你兄妹两气死了!你说你,以往虽然看着胡闹些,可办事向来还是很可靠,这次却出那么大的漏子,给你妹妹请了个妖道……看看,现在你妹妹非但没比之前好,反而更糟糕了!”

    温昀一脸委屈:“我哪知道那青玉是个妖道,知道的话我能带他见雅儿吗?雅儿可是我亲妹子……”

    “行了行了,你跟你爹和祖父解释去吧。”这么大喜的日子,陶氏一肚子火也不好发作出来:“我警告你,可不许跑了。”女儿有六皇子撑腰动不得,这儿子再一跑,公公婆婆以及丈夫的怒火还不得全喷她身上来。

    “母亲这话说得,这里是我家,我能跑哪里去?”温昀失笑,转眸再看向屋里,却就被陶氏赶人:“去去去,快去看看喜轿到哪儿了。”

    “您是多盼着雅儿早点嫁出去?”温昀好笑,倒也没跟她拧,顺势便往外走,却没几步就被一个丫鬟吸引了目光。

    略微顿了顿,走过去,问:“雅儿的丫鬟?怎么之前没有见过?叫什么名字?”

    “奴,奴婢秋梅见过五少爷。”秋梅怯怯低着头小心翼翼应道:“回,回五少爷的话,奴婢进府还没半年,之前都在老夫人院里当差,这些时日才被挑了给九小姐陪嫁。”

    温昀眸异芒一闪而过,面上却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还用扇子托起秋梅的小脸:“我说秋梅姑娘,你长得这么好当个丫鬟是不是太可惜了?要不趁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转来小爷身边侍候,小爷抬你……”

    他那番话说得可着实不小声,陶氏完整听了去,气得怒喝:“温昀!你皮又痒痒了是不是?丞相之前打你的还不够吗?”

    堂堂温家嫡出少爷,竟然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勾引即将出嫁的妹妹的陪嫁丫鬟……

    她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竟生了这么两个闯祸精,一个赛一个的能来事?

    “我不过看气氛这么紧张开个玩笑让大家轻松轻松而已,母亲大人何必为此大呼小叫,要端庄呀,注意保持端庄,我这就走,马上走……”温昀笑道,当真收回勾住秋梅下颌的扇子,呵呵笑着离开。

    看着温昀确实转身去远,陶氏那张发黑的脸才好看一些,可再转眸看向屋里的阿九,头就又开始疼了,不禁低声问身边的方妈妈:“今天的状况应该没了吧?到此为止了吧?”她脆弱的心脏,实在经不起再折腾了。

    方妈妈也不比她好哪里去,可嘴上却还是安慰道:“夫人放心,九小姐也不是小孩子了,这大喜的日子,总会有些分寸的……”

    真的吗?

    陶氏不敢信,说出这番话的方妈妈其实也不信,但比起往更糟糕的方向想,还是默默祈祷一下的心中比较舒坦些。

    好在,她们的祈祷奇迹的起了作用,直到迎亲喜轿到来阿九也没再出状况,还安安静静乖乖巧巧,总算有了当待嫁新娘的模样,连随后去拜别的丞相夫人,都很满意她的表现。

    这里有新娘由兄长背上花轿的习俗,没有兄长则由弟弟或者叔叔来背,其道理就同新娘要由兄长送亲,在男家被尊为上宾一样,都是为了以这些象征性的动作使郎舅权威得以确立,并获得婚姻当事人与社会的认可。如果新娘没有兄长,也没有叔叔弟弟,还可以由舅舅背上花轿……

    阿九运气不错,温雅有个亲哥哥,还有好多堂哥堂弟。

    温昀之前消失,人间蒸发了一样,怎么也找不到,陶氏只好跟丞相夫人商量后决定由一个嫡出堂哥代劳,可如今温昀又回来了,自然,这差事就重回他肩上了。

    青玉的事,让阿九恨不能生啃温昀几根骨头,自然不乐意让他背,可想了想温昀给准备的那些嫁妆,又觉得不狠狠刮他几层皮就跟他闹僵实在太亏,毕竟未来的日子充满未知数,有点银子傍身胆子也能肥一点,实在没用拿来砸人玩也是爽歪歪的……

    就又乖乖的上了他的背,再脑补其实是将他踩在脚下,心情就更加倍儿舒畅了,一不留神就在他背上嘿嘿的怪笑出声来。

    温昀一怔,微微侧头,唇不动低声:“我说亲妹子,虽然妹夫重口喜欢你这样的,可好歹女人一辈子就当一次新娘,你,能不能安静的正经的重头到尾的美一回?”

    “闭嘴!这么大喜的日子我完全不想听到你的声音。”阿九借着红盖头的遮掩,狠狠赏他一记*螺旋拧。

    温昀冷不丁痛得*,差点没扔了她,气得磨牙,可抬眸看到面无表情端坐在马背上的新郎时,又觉那身鲜艳的喜红新郎袍配那人实在滑稽,也就不跟阿九计较了,还低声道:“妹子,要不要偷看一下你今天多有面子?”

    阿九却嬉笑瞬收,抿唇沉默了下,道:“有什么好看,不看。”

    终究不是那人,看了也不过多添一份堵,而且,她虽然穿了这身本该属于温雅的嫁衣走成亲程序,但她并不承认这个婚礼!

    虽然看不到她脸上的神情,但她语气中的情绪,温昀又岂会听不出来?

    勾了勾唇,笑瞥了眼即便双腿不便可今天还是骑了马来迎的诸葛翊,眸光闪闪,幸灾乐祸之色浓郁刺目。

    诸葛翊看着温昀背上那红盖头挡了眼脸的人,抿了抿唇,未再有其他反应,而心头那种要窒息般的疼痛,只有他自己知道。

    三世换与她再一片天下生活……

    不是为了娶她,而是为了把上一世夺走的她的幸福重新还给她!

    可……

    人终算不过天,期间竟出了大意外。

    她没喝孟婆汤,没过奈何桥,没走计划好的转世路,而是被忽然出现在那个古墓的空间裂缝卷走,要不是身上跟他一样的符咒起了作用,她还不知道会漂流到何处,可,即便如此,她也还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比他晚了二十年到达这里!

    计划好的转世,竟成了灵魂穿越。

    他已经夺了她上一世的幸福,不能再毁她这一生,本不该娶她,可……

    这里阴府至人间的路径坏得比预想的严重,失去阴府直接可以干涉的威胁,邪魔歪道迅速猖獗,人死成鬼尚未往枉死城便被吞食炼化,造成这世界与枉死城几近断链,长久下去,迟早变成只能投胎生入这世界,而这世界的人死后却无法入阴府走轮回,影响整个大世界运作的同时,养出一大批足以威胁阴府的邪魔,那时候,后果将不堪设想……

    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她也会去不了枉死城,走不了轮回路,甚至葬在这里,何况,她不知为什么竟然还开出了阴阳眼!

    若是不能自保,以她的性子,他又如何敢放她在这乱世走动?娶她,无疑成了名正言顺而最有效的方法……

    **

    琉璃国皇子的婚礼本就没有太繁复,再加上对象是患有哑疾且不良于行的六皇子诸葛翊,更加能简则简。

    拜过天地,一对新人送入洞房。

    没人敢闹诸葛翊的洞房,也没人敢请他出去喝酒,因为怕喜庆的气氛直接变成死人般的寂静,连喜婆都飞快干完直接的活儿,逃命似的离开。

    闲杂人等一走光,阿九立马本性毕露,直接将压了她一天的沉重喜服和凤冠当着诸葛翊的面,扒了干净,随手扔在地上,而后冲向餐桌,准备狠狠一番风卷残云,却……

    “啊呸~,靠!忘记是……”阿九话到一半忽的神经质急转:“不熟的了!”

    诸葛翊的薄唇也不禁颤了一下。

    阿九却没去注意他,伸长脖子就冲外嚷嚷:“影一影一,帅哥帅哥,赶紧送吃的来,慢一点你家皇子妃就要饿死了!”

    然后,软趴趴瘫桌上等。

    也不知是诸葛翊事先有交代,还是影一已经摸清了阿九的脾胃,竟就在她嚷嚷后的下一刻,门开,和影七一起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进来了。

    两人哪里知道阿九已经扒了嫁衣,只穿中衣还堂而皇之的坐那么显眼的地方,虽然那中衣很得体,该遮的都遮得很好,可到底还是将女子特有的妙曼身段完全凸显了出来,两人进门一眼就看到,避都来不及,顿时尴尬不已的低下头去。

    阿九撇撇嘴,根本不在意,倒是伸头看了一眼他们拿来的饭菜,立马拍桌抗议:“酒呢酒呢?多多的酒呢?如此良辰没有多多的美酒醉成死猪怎么像话!”

    如此良辰醉成死猪才不像话好吗?

    影一和影七那点尴尬瞬间被蒸发干净了,看向诸葛翊,却见诸葛翊点了点头。

    两人均是一讶,但反应过来也没说什么的颔首照办去了,不多久影一便与拎来两坛酒,见阿九一个人坐在桌边猛吃,完全把诸葛翊晾一边凉快,不禁拧眉,却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她什么,就听到斜眼看过来的她嫌弃道:“那么一点我都不够喝,再拿再拿。”

    敢情你还是酒鬼投胎的?

    影一无语,正想多嘴让阿九别顾着自己,就见诸葛翊看了过来,竟要他继续去拿酒。

    这……

    影一纳闷又郁闷,可想到诸葛翊那双腿也许真的没法动,便暗暗叹了一声,转身再拿酒去了。

    这一回影一聪明,管他喝不喝得下,直接搬来十大坛再说,让阿九都没得再嫌弃少,而如此一来二去的功夫,阿九也风卷残云的吃了个大半饱,又使唤他道:“把这些残羹剩饭都收走吧,免得视觉享受。”

    影一真想说六皇子还没吃,却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瞥了诸葛翊一眼,暗叹,将桌上的东西收走了。

    空腹更易醉,即便是他现在也看出来了,这位新晋皇子妃明摆着是要灌醉六皇子,不准备与六皇子行夫妻之事,而……

    六皇子竟然照样放纵她!

    影一实在猜不透自家主子的心思,也不好说什么,而他一走,阿九立即就窜去拴上门。

    笑嘻嘻转头,三两步过去将一旁凉快了半天的诸葛翊推到桌前:“来来来,我们先喝交杯酒,喝过交杯酒我们就是患难要与共的正式夫妻了。”

    边说,边麻利的倒了两杯酒,不管诸葛翊乐意不乐意,其中一杯就硬塞进他手里,不待他反应过来就直接勾住他那只手推起,边喝下自己的,边强势灌他喝下。

    “很好,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夫妻了。”

    阿九开心宣布,根本不去理会诸葛翊的神色,并又给他的酒杯加满,而自己的只有半杯:“来来来亲爱的,祝我们早生贵子。”

    诸葛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直看得她心虚发慌,正想补救的给自己那杯倒满时,就见他抬手仰颈,默默的将那杯酒喝了下去。

    阿九不禁呆了呆,而后发觉他看着自己,才忙将自己那半杯倒进嘴里。

    酒入腹,胆子立马肥一圈,二话不说再次倒酒:“来来来,再祝我们夫妻和睦白头到老。”

    诸葛翊抿了抿唇,没再看她的直接又喝下。

    他这么合作,可乐坏了阿九:“来来来,继续祝你妈额不不不,是祝贵妃娘娘是个好婆婆。”

    诸葛翊“……”了瞬,才继续喝。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