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47 大结局(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r>

    “爸爸知道什么了?”乔桑榆不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访问:. 。

    乔天擎瞥了她一眼。

    “爸爸喜欢祁漠的处事手段,但不喜欢他以前干的事。”乔天擎抿了抿‘唇’,伸手拉了拉被她抓皱的衣袖,淡淡继续,“他以前买卖军火的事爸爸知道了,不太高兴……钤”

    这算是在乔天擎的预料之中,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的洽。

    毕竟,这是水火不容的两个立场,他刚知道的时候也是一万个不同意。后来乔桑榆执意跟祁漠在一起,他便只能尽量遮掩,不在爸爸面前提起,但难保……也有纸包不住火的时候,

    “可是祁漠已经改了啊!爸爸这次是想干什么?”乔桑榆面‘色’着急。她知道,乔天擎那句轻描淡写的“不太高兴”,其实可能会有更可怕的后果……她不敢往下想象!

    “还不清楚。”乔天擎耸了耸肩,无奈地望着那两辆车离开的方向,“估计是往死里整整吧……”

    往死里整?

    乔桑榆瞬间白了脸‘色’。

    从一个军人的嘴里说出“往死里整”,那必定是比旁人的认知惨痛一百倍的“整”法。

    “可是……可是我们已经领证了啊!哥,爸知道我们领证了对不对!他是最反感离婚的啊……”她想着父亲的脾气,快速地把话说完,像是找到了理由说服父亲,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乔天擎白了她一眼,默默地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嗤了她一句:“他当然不会‘逼’你们离婚。不过没办酒席,在亲戚朋友眼里,你们就是还没结婚……他可能无限期延后你们的婚期,祁漠的一顿皮‘肉’伤,也是免不了的了。”

    乔桑榆咬牙,干着急却没有办法。

    因为她相信乔天擎说的!父亲的确是那样的人!

    “那我们赶紧回去!我来跟爸爸解释。”停顿了数秒,乔桑榆猛然开口,推着乔天擎去开车,“万一爸爸打他怎么办?”

    “回哪儿?”乔天擎往前走了几步便止住,“爸爸不在家!刚刚来带人的,是爸爸手下的副官,估计是直接上飞机去军区了!”

    “什么?!”

    乔桑榆愣在当场,乔天擎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个地方……你最好想个万全的办法再去。”

    西北。g11总军区。

    这里地处荒芜,气候寒冷,方圆数百里的地都是常年用于练兵,鲜有人烟。a市还是刚刚入秋的天气,这里的气温已‘逼’近零度,呵口气都带着水雾。

    祁漠被带到的时候,吃了点苦。

    负责“押送”他的都是实战经验丰富的老兵,一路上没半分客气。祁漠和他们“单挑”、“群殴”过几次,双方都挂了彩,以至于他终于见到乔义勇本人时,脸还微微有些肿。

    这点,乔义勇倒是不在乎,甚至没过问。在他看来,身上带点上,那才叫男人!要不就叫娘娘腔了……

    他直奔主题:“你买卖军火的事儿,我‘女’儿知道吗?”

    他发誓,他真的是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秘密!

    他本来是想给乔桑榆准备一点嫁妆,最好是那种他们小夫妻以后能用得上,然后又能彰显乔家军威的那种嫁妆。于是,他就顺便把祁漠以往的资料都调查一遍,谁想到……

    祁漠还真是“不简单”!

    “知道一点。”祁漠并不隐瞒,到了这里,旁边的两个兵才松开了对他的钳制,他才空出手来,总算是能‘揉’一‘揉’自己发痛的鼻子,“我‘改行’之后告诉她的。”

    他不动声‘色’地,把责任都揽给了自己。

    “那我‘女’儿怎么愿意跟你的?”乔义勇脱口而出,他挠着自己新剪的板寸头,面上写满了不甘和不解。他自己的‘女’儿,从小虽然叛逆了点,**‘性’强了点,但是三观什么的,还是很正常的。

    一个正常三观的人,怎么会和祁漠谈恋爱?

    他应该下令让人把乔桑榆一起带过来的!

    “我们是自由恋爱。”祁漠蹙了蹙眉,不动声‘色’地纠正乔义勇的措辞,应对自如,慢条斯理地丢下重磅炸弹,“而且……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了。”

    他不提还好,一提,乔义勇又在心中气得呕血。

    居然自作主张去领证了?

    还有没有把他当家长!

    “没办喜酒就不算。”乔义勇低喝,掏了根烟出来点燃,烦心地吸着,绕着祁漠一圈又一圈地踱步。要是早知道,他说什么都不会同意他们‘交’往的!

    就算祁漠现在改了,那也依旧是“有污点”的人,他以后怎么向战友们介绍‘女’婿?可是……可是tm的都已经领证了!他总不能大张旗鼓‘逼’着他们去离婚吧?

    传出去还怎么见人?

    怄!

    他简直要怄死了!

    “年纪轻轻就没走对路,你随便干点什么别的,那也总比买卖……”说到一半,突然有人敲‘门’进来,乔义勇连忙噤了声。他闷闷地住嘴,并不希望别人听到。

    等到人走了,他才放开嗓子继续骂:“……你说说我怎么放心把桑榆‘交’给你?你要是以后带着她重‘操’旧业,我这个‘女’儿还要不要了?啊?”

    祁漠没接话。

    乔义勇更是骂上了瘾,想到刚刚那个送资料进来的副官,当即脱口而出:“我当初就该把桑榆也带到军区来!她在这里随便挑一个兵,我都放心!”

    被这样比较,祁漠才总算有了反应。

    他抬头,目光略过刚刚副官送来的资料,又抬眼看了眼外面的兵阵训练营,然后不急不缓地转回头来:“我比他们更强。”

    “呵?那可都是我手上最好的兵,你这小子说大话……”

    “是不是我胜过他们,您就能安心把桑榆‘交’给我?”祁漠打断他,目光挑衅,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不再纠结我以前做过什么。”

    乔义勇懵了一下。

    他在祁漠的眼里看到了傲气,他年轻时候也有的,狂傲和自信。他现在跳出来阻挠他和乔桑榆的婚姻,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不甘心,不甘心‘女’儿就跟了个有“污点背景”的人!

    若是他真的够胆识够优秀……

    乔义勇迟疑良久,终究点了点头。

    乔天擎和乔桑榆晚了一天到达的军区。

    这里气候不好,路也不好走,坐着吉普车过来,几乎一路都在颠簸。乔桑榆坐不惯这样颠的车,一路上吐了好几次,脸‘色’都发白了,却始终不同意停下来的休息。

    她要去找祁漠!

    她要去祁漠所在的地方。

    *****

    “桑榆来了?”方勤接到了消息,早早的就在家属楼的‘门’口等,听说乔桑榆沿路吐了好几次,她连忙拿了糖水给她喝,嗔怪自己的儿子,“怎么都不知道照顾妹妹?她瞎胡闹你还陪着她一起?”

    “妈!”乔天擎无奈,‘揉’了‘揉’乔桑榆的‘乱’发,示意把事情‘交’给他办,“爸呢?”

    “上战地区了。”方勤没好气地往外瞟一眼,“今天一早走的,说是这几天都不会回来。”

    在方勤看来,这是司空见惯的事,这里带兵练兵,去模拟战地住个十天半个月的,都很正常。可是乔天擎却蹙了蹙眉:最近都是新兵,怎么会让父亲亲自带?

    有重大演习吗?更不可能!他也没有收到任何上级通知。

    “那祁漠呢?”乔桑榆不放心,放下了水杯心急地问出来。

    方勤无奈地叹了口气:“以前和蒋旭扬,可从来没见你这么上心,你瞧瞧你自己都虚弱成什么样了还管他……”她摇头,顿了顿后继续,“你爸把那个年轻人带进战区了。”

    “什么?”

    “您说什么?”

    此话一出,兄妹俩同时不敢置信地发问。

    乔桑榆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祁漠又没当过兵,爸爸带她去那里做什么?”

    “你还能坐车么?”乔天擎已面‘色’凝重地拿出了车钥匙,侧身望她一眼,“我们得赶紧过去了。( )”

    ********

    模拟战区是不能随便进的。

    乔桑榆绑起了一头的长发,借了文艺兵的军装穿上,遮掩了自己的身份,才坐着乔天擎的车进入模拟战区。“战区”的环境更为恶劣,这里常年有坦克和军车行驶,有战事硝烟,地面已是寸草不生,吉普车行驶过去,便纷扬起漫天的黄土……

    乔桑榆没来过这里。

    乔天擎开着车,她死死地抓着旁边的扶手,紧张地往周围张望。这里荒凉成这样……爸爸到底把祁漠怎么样了?越想越着急,她的眼眶都不由憋红了。

    “你还好吧?”乔天擎侧头望了她一眼,大声喊声音才能盖过引擎,“要是想吐的话,我可以停一会儿。”

    乔桑榆坚定地摆了摆手:“我没事。”

    “什么?”乔天擎没听清。

    “往前开!”她也加大了嗓‘门’冲他喊,“快点!”

    她已一往无前。

    “前面有个战时指挥部,演习的时候,那里是‘起点’。爸爸如果带人进来,肯定会先去那里。”乔天擎指了指某个方向,那里在荒原上只是个小黑点,“马上就能到!”

    “恩!”她点点头。

    “什么?”乔天擎又没听清。

    “我说知道!”乔桑榆同样大声喊回去,话音刚落,她便忍不住趴在窗框上,头向车外吐了出来……她真的好难受!

    “呕……”

    她在半路吐了一次,到了指挥部的‘门’口,也微微有些干呕,脸‘色’更是成了难看的青白‘色’。

    “还好吧?”乔天擎放心不下,想要把她拉到旁边的医疗帐篷看看,却被乔桑榆摆手拒绝。

    “我想见祁漠。”

    她听到指挥部的大帐篷里发出‘交’谈的声音,嗓音清冽且熟悉,她的心中一紧,再也克制不住直接奔过去,掀开那军绿‘色’的‘门’帘,直接闯了进去……

    “……桑榆?”里面的‘交’谈顿时一停,所有人都看向‘门’口,乔义勇满脸的诧异。

    “爸,祁……”祁漠呢?她想这么问,可刚一开口,便自发噤了声。

    她找到他了。

    他就站在父亲的对面,原本正背对着她在选枪,听到乔义勇叫她的名字,他才猛地转过身来,俊脸上又是诧异,又是惊喜。他比在a市的时候邋遢多了!他穿着灰扑扑的‘迷’彩服,长了一点青‘色’的胡渣……

    像是另一种版本的祁漠。

    “你找过来的?”四目相对的沉默之后,祁漠率先开口,微微一笑。

    “恩。”她一出声,鼻子便不由酸了,她哽咽了一下,猛地扑向祁漠,丝毫不在意旁边有多少双眼睛在围观,“祁漠……我想见你。”来这一趟,很不容易。

    她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这里的气候和环境,差点让她把整个胃都吐出来。

    她的身体不舒服,情感自然也就更脆弱了几分。

    “我没事。”祁漠拍着她的背轻哄着,他想要低头去亲她,无奈周围还有这么多双眼睛,他只能压低了声音,在她的耳畔低喃,“别哭了,这么多人看着你呢……”

    乔桑榆执拗地摇了摇头:她不嫌丢人!

    “我怕你会被怎么样……”她自己担忧了一路,又被乔天擎危言耸听地下了一路,很怕祁漠真的被“整死”,于是此时也脱口而出,“我怕你会受欺负。”

    “咳!”乔义勇忍了又忍,终于听不进去了,“你老子还在这里呢!”

    怎么把他说得跟军\阀似的?

    本来好久没见‘女’儿,还想嘘寒问暖,好好关切几句的,没想到她竟这么明显地“向着外人”,那嘘寒问暖的部分就可以省略了。

    被乔义勇这么一喝,乔桑榆才总算“收敛”了一点,‘抽’噎了两声,慢吞吞地从祁漠的身上移开。可是再抬头,在这种近距离的视野中,她发现祁漠脸上有伤。

    不明显,但肯定是被打的。

    “爸!”乔桑榆猛地返回身去,开口的第一句便是质问,“你干嘛打他?”

    “我……”乔义勇一脸无辜,暗暗咬牙:他现在是真的想打他了!

    “爸。”里面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幸亏乔天擎适时走进来,让其他人先离开,自己进来打圆场,“今天难得家里人都在,我们早点回去一起吃顿饭吧?”

    “吃什么饭!进了战区哪有先吃饭的道理?”乔义勇断然拒绝,指向祁漠,“这小子说他比我手上的兵强,我偏要试一试,他要真的很强,你们的事我就立马同意!”

    “比‘射’击?”乔天擎看了眼祁漠手里的枪,微微一笑,“那我叫几个‘射’击好的过来切磋切磋?”

    部队里的比试,无非也就两种:体能、武器。

    乔天擎一点都不担心祁漠。因为这两点,他当时都找祁漠比过。体能方面,祁漠的身手不是问题,在现场撂倒几个兵不在话下;武器枪械方便,就更不用担心了,军火商嘛,玩得溜着呢……

    “呸!跟他比‘射’击,你以为我老年痴呆了?”乔义勇不满地轻哼一声,叩了叩桌面上的地图,“这回比实战。”

    “爸,这……”乔天擎顿时变了脸‘色’。

    比实战,祁漠不可能赢的。

    但是乔义勇却用眼神止住了乔天擎的话,他想要的,本来就是一场祁漠不可能赢的战役。这样的话,乔桑榆后期的婚事、他们未来的安排,才能由他做主。

    他毕竟是家长啊!

    “就来个小规模‘夺旗’,全程20公里,一队负责夺旗,一队负责阻拦。”乔义勇不容置疑地决定,他朝着乔天擎命令,“正好你回来了,我们这边你带兵,给你一个连。”

    说完,他指着乔天擎,看向祁漠:“这是我带出来的最好的兵,你试试看,能胜他吗?”

    他以为这样的安排能震慑住祁漠,却没想到他只是清浅一笑,坦然应下:“好。”

    “爸这对他不公平!祁漠又从来没带过兵!”乔桑榆不满。

    “是啊!”乔天擎也帮他叫屈,“一个连百来号人,祁漠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熟悉,作战的话……”

    “谁说我要给他一个连了?”乔义勇打断他,轻哼一声,“你带一个班!十二个人!”祁漠蹙了蹙眉。

    乔桑榆和乔天擎都是一脸愕然。所以,最后的安排就是——堂堂有名的灰狼,带着一百个人,去堵截一个十来个人,没名气没经验的小团队?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不用比就知道输赢了!

    “他不是很强吗?”乔义勇不听他们兄妹的任何抗议,“那就证明看吧!”

    指挥部的帐篷里,气氛一片压抑。

    乔桑榆坐在旁边的椅子里,尽量不发出声音,不吵到他们。而面前,乔天擎将一块巨大的战地地图铺在桌面上,亲自给祁漠讲战区的地形结构。

    “……翻过这个土包,就是旗子在的地方。”他把战区的地形潦草地说了一遍,自己却不由叹了口气,颓然地丢了笔,正‘色’开口,“你不可能赢的。”

    人数、地形、模式……祁漠都处在劣势,而且一个从未参加过演习的人,怎么去赢?

    “你刚刚说这里是什么?”祁漠却还专注地低着头,询问没有记住的地方,见乔天擎不回答,他才抬起头来,淡然一笑,“不用那么不放心,不至于会输。”

    乔天擎的眉心一紧:“在战场上,我不可能让你。”这是军人的原则。

    “我知道。这里是什么?”

    “水塘。”

    “那这里呢?”

    “隐蔽区。”

    “……”

    乔天擎快速地说完,叹了口气,没有做过多的逗留。他拿起旁边的外套穿上:“明天一早开始,我今晚就会出发,沿途布防,你到时候自己小心,有什么不懂的……你就去问班长吧。”

    他觉得新兵班长也应该比祁漠懂得多。

    说完,他转向乔桑榆的方向:“你送送我。”

    “啊?”乔桑榆一愣,面‘色’犹豫。

    “只是让你送送,又没说带你走。”乔天擎没好气地轻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