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0.国破山河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他锦帽貂裘,身披黑色大麾,剑芒一样锋锐的五官,嚣张无比,他大笑道:“三年前的耻辱,今日我月氏,要用凤国的鲜血来一雪前耻!”

    月氏士兵们疯狂的欢呼!

    尙京,一夕之间,论为炼狱。

    月氏士兵们沉浸在野兽般屠杀的快感之中,无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还是勇敢抗击的军人,都被他们以及其残忍的虐杀。士兵中间流行比拼谁斩杀的人更多,他们当着公然玷污妇女,当着一对双亲之面,将其不足五岁的孩儿虐杀。

    种种野兽罪恶行径,罄竹难书,街道之上,累积如山一般高的残肢尸体,血流成河,染红了满地的白雪!

    孙皇后瘫软在龙椅之上!

    “宁清尘和谢允然,四十万将士都在西北前线,如今尙京无兵,朝中无将,天要亡我凤国!”

    她惊慌失措,头上的凤冠狼狈垂落亦不知,看到长身玉立的白容修,俨然似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白容修,你、你快想想对策,怎么救救凤国,救救哀家!”

    “回娘娘,城已破,国自当不复存。”

    “你、你是要哀家当亡国的罪人么?!白容修,不要忘了,当初是你让哀家与大夏联合,让大夏侵犯我凤国边境,调谢允然、宁清尘去边境救急,令国中无将,哀家趁此机会夺权!不要忘了,如今这个事态,也有你一份功劳,你休想置身事外!”

    白容修微微一笑,当是如谦谦君子,流水明月,令人如坐春风般舒适。

    “娘娘说的没做,眼下这番状况,的确是在下一手为之。”

    “你说什么?”孙皇后声音一颤,盯着白容修,他这般肆意轻笑,姿态潇洒,犹若天人,忽地瞳孔像给针刺了一般,失声道,“你究竟是谁?!”

    她走下龙椅:“莫非你是那贱人的儿子?”

    白容修笑而不语。

    “不、绝无可能,贤妃之子,真正的三皇子,分明就是谢允然!哀家已经令人查得清清楚楚,当日贤妃托人将那贱种送出皇宫,因途遇强盗抢劫,难以保身,便将谢允然弃在灵隐寺后山。灵隐寺的了然方丈心知他乃是皇族之人,便替他的户籍做了假,给他做大了两岁,让他的年纪和皇子调换的时间错开。你不可能是那个贱种!”

    她之所以将谢允然调到前线,亦是存了这么个心思。

    倘若谢允然当真是三皇子,那么便让他战死沙场,觉悟可能回来阻止自己的大计。

    白容修说:“你还记不记得,这些消息是谁给你查到的?”

    “那你……”

    白容修道:“贤妃之子,的确是我。我故意遗祸江东,让你将视线转移到谢允然身上。不过我也没冤枉他就是了。”

    孙皇后看白容修的目光,已经染上了恐惧之色。

    “谢允然乃是我二舅云程翰之子,当年二舅的夫人已经怀有身孕,她害怕难逃皇帝毒手,买下一名死婴替代,将亲子送了出去,因遭遇山贼,才会遗弃在灵隐寺后山。”

    “此事,谢允然早已一清二楚,不管是他自己的身世,还是我的身份。不过他也是云氏的血脉,灭族之仇,他焉能不报,因此我的全盘计划,他也未插手。”

    孙皇后颓然,辛辛苦苦盘算半生,竟是一直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最后为他人做了嫁衣。

    *

    报告军情的奏折堆满孙太后的桌案。

    凤云溪道:“大夏与我们有合作关系,不如现在修书一封,让他们停战,命关陆飞与谢允然立刻回京?”

    “你还不明白么!”孙皇后惨淡一笑,“月氏国会南下,正是因为大夏与月氏国勾结狼狈为奸的罪证!大夏在西北牵制住我凤国主力,月氏国南下毁我凤国京城,双面夹击,我凤国已是这两匹狼的口中物,盘中餐!”

    “这大夏果然是一头喂不熟的白眼狼!”凤云溪恨恨道。

    孙皇后惨然道:“来人,拟旨,速召谢允然率领三十万将士回京!”

    书写圣旨之时,凤啸清的手一直发抖,好几次御笔差点脱落。

    “如今京中只有五万京师,不知能抵挡月氏到几时。从西北到尙京,就是快马加急,也要整整十日的路程啊……”

    凤啸清苦笑。

    这便是上天给予他,弑弟夺位的惩罚么?

    五万养尊处优的京师,对上五十万骁勇善战的月氏士兵,无疑是以卵击石。

    三日后,富察珏带领一队亲兵,攻入凤国皇宫。

    时隔一年,富察珏再次踏足凤国皇宫。

    犹记得第一次踏入凤国皇宫之时,他被凤国皇宫的奢华靡丽所折服,他草原上所有的珠宝加起来,也不如这皇宫的一半,在这座华丽的牢笼里,笼络了这个国家近乎大部分的财富。

    犹若一群丧心病狂的强盗,进入一座宝藏乐园。

    精美的瓷器,黄金的房梁,珍珠窜成的珠帘,各种宝石翡翠数不胜数,还有数之不尽各类美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