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1.羌管悠悠离人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十日后,谢允然、宁清尘带兵返回凤国,击退月氏。钦天监昭告天下,宣布白容修乃是民间所传的三皇子,谢允然、宁清尘等人拥立白容修为新帝,其年乃是永乐二年,史称永乐帝。

    谢允然赶到齐州。

    秋情抱着孩子,身背长剑,迎风而立。

    “她呢?”谢允然沉声问。

    秋情默默不语。

    谢允然缓缓垂首,地上却是一具面目全非的焦尸,看身形与云罗并无二样。

    “当时月氏士兵将我们的房屋包围,云罗为了保护我和孩子,让我们先走,我不肯,她便以死相逼。我以为她会追上来,谁知她却放火烧屋,与月氏人玉石俱焚。”

    “她是为了保护这个孩子,这是她与你的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爱护这个孩子。”

    谢允然的目光缓缓落到秋情怀中沉睡的婴儿身上,他还很小,睡得也很安稳,隐约可以看出她的几分秀气轮廓。

    谢允然却并未去接婴孩。

    他找了她这么久,日夜兼程赶到她身边。

    然而,等待他的,除了狼烟弥漫沦为废墟的城市,堆积如山的尸体,血红色大地,还有……

    她面目全非的冰冷身体!

    谢允然只觉周身的血液一点点变冷,她的面目五官已经焚毁,只有焦黑一团。他颤抖着伸手去碰那张脸,尤记得,她总是气得跳脚,总是爱那指头戳他胸口,总是一副闹得天下不得安宁的嚣张模样,如今竟可以像现在这般安静……

    他抱起她。

    冰冷的触感,顺着指尖,将他心脏都跟着冻结。

    “抱歉,是我回来晚了……没能保护好你。”

    谢允然的黑瞳里,像是有着什么,逐渐暗了下去,最后沉寂位一汪死去的波澜。

    “你说过,饮了故土酒,便是魂魄也会落叶归根,魂归故里……我带你回家。”

    他的声音,温柔如往昔,像是怕惊醒了安静沉睡的她。

    长剑出鞘,若有龙吟。

    剑气森寒,霜雪相映,周围的月氏士兵们冷得瑟瑟发抖,牙关战战。

    他眸若黑潭四水,无情无波,剑波横挽,一步,杀十人!

    剑气所到之处,其人均被一剑削去腹部,肠穿肚烂!

    百步之内,无一人生还!

    谢允然俯身抱起云罗,神情温和,黑瞳却是死寂。

    “我们,回家吧。”

    永乐三年春,谢允然率三十万大军迎战月氏国,在城郊痛击月氏,斩杀月氏大将二人,俘虏月氏士兵两万。谢允然下令,两万俘虏,就地活埋。

    永乐三年四月,谢允然领军在二龙谷伏击月氏国,谢允然利用地理优势,将二龙谷射成箭靶子,月氏每一人至少身中三箭,无一人生还。

    谢允然率领十万士兵北上追击,并放言,不破月氏誓不归。

    *

    翠绿的草原一望无际,犹如一块柔软的毛毯,蓝色的天际浮着几朵厚重的白云,苍鹰翱翔,归来的牧民们,悠哉地骑着马儿,唱着无名的歌谣。

    牧马归来的少年巴雅尔,眼尖地发现草地里躺着个人,巴雅尔翻身下马,眼睛一亮:“还是个胡很呢。”

    胡很在草原上是姑娘的意思。

    女子长得极美,一身草原女子的装扮,似乎因为累极,才会晕倒,干涩的嘴唇,喊着:“水……”

    巴雅尔解下腰上的马皮水壶,递到女子唇边,倒了几滴入她口中。女子舔了舔唇上水珠,悠悠醒来,夺过巴雅尔手中的水壶,便是一阵牛饮。

    巴雅尔看得目瞪口呆,这样美丽文静的姑娘,怎么喝水的模样像极了他死去的父亲?

    待将巴雅尔壶中的水喝得一干二净,女子脸微微一红,这才察觉到自己喝了别人的水。

    “小兄弟,抱歉……”

    巴雅尔脑袋至摇,又解下腰上的一只水壶:“姑娘还要么?”

    “不必了。”女子笑笑。

    巴雅尔顿时开呆了去,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好看的姑娘,就连草原上最美丽的玫瑰,敏敏公主都不如她好看呢。

    女子看向他身后的马群:“小兄弟,这马群是你的吗?”

    “是啊。”巴雅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父亲早逝,家里除了母亲之外,就至剩下这几匹马儿了,虽然赚得钱不多,但也足够我们母子俩生活了。”

    女子笑吟吟地听着巴雅尔将自己的家底抖露得一清二楚,道:“小兄弟,你这马卖么?”

    巴雅尔微微一怔,女子拔下手上的金镯子、摘下珍珠抹额、翡翠耳环:“这些都给你,买你一匹马。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