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太太这话有些突兀,夷安觉得仿佛哪里不对,有些疑惑地往母亲的脸上看去。

    大太太姣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来,俯身摸了摸女儿的脸,轻声道,“凭他是谁,也别想打我的夷安的主意。”

    她说这话的时候,看向外头正立在门旁,静静地看着自己母女的大老爷,见他缓缓走到自己的身边,用手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仿佛是在做自己的靠山,大太太的心里就生出了稳当的感觉,抬手握住了丈夫的手,又抓了夷安的手,放在了大老爷的手上。

    粗大的满是硬茧的手握住了夷安,她觉得手上疼,可是却紧紧地与家人交握。

    “别伤了孩子。”大老爷握住了女儿的软乎乎的手,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在怀里小声抽噎的婴孩儿,她是他唯一的一个女儿,是他一生的珍宝。

    见到女儿的白皙的手被自己一握就红了,大老爷就有些无措。

    “见着父亲,女儿心里欢喜。”夷安抓着父亲的手,低声道,“您能摸摸我的头么?”她抬头,恳求地看着一怔的父亲,哀求地说道,“我想念父亲母亲,这些都是父亲为了我拼搏出来的,我什么都不觉得难过。”

    大老爷看着她的眼里全是慈爱,这样的慈爱,叫夷安心生愧疚,却觉得满心的暖和。仿佛这一刻,她再也不需要如从前那样勾心斗角,只需要如平凡的,有爹娘疼爱的女孩儿一样,无忧无虑地过日子。

    大老爷这样快地回来,大太太心里知道他做什么去了,只什么都不问。

    她一身轻软的衣裳,头上也没有什么精美的首饰,可是目光温柔,脸上带着慈爱,却比那些精致的美人更添柔媚。

    大老爷见着这样又哭又笑的妻女,脸上便柔软了起来。

    只是在柔软,却还是一副刚硬的模样,他果然摸了摸夷安的头发,轻轻地,仿佛生怕碰碎了什么一样,见女儿欢喜得连眼睛都眯起来,收了手,看着大太太与夷安相互依偎地说话,却只在一旁想自己的心事。

    这府中,因嫉妒怨恨,对他的妻子女儿太不公平,既然如此,为何他还要留在这个府中呢?

    想到方才去见老太太,他只问“母亲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夷安?!”时,母亲双眼露出了怨恨与恐惧,大老爷什么都不想说了。

    心怀怨恨,这样的人,就算再好,也始终不可能转圜。

    也如同他在最后,与老太太的话一样。

    “咱们的母子情分,就此断绝。”他知道老太太心里再想些什么,可是却不是能够伤害他妻女的理由。在他的面前痛哭悔恨,可是从前为什么会有那样要逼死他女儿的心肠?

    从此一生,两不相见就是。

    “我与老大两个传信,命他们往京中先行了。”大老爷顿了顿,见妻女不说话了,这才沉声道。

    这个是大太太都不知道的,此时听了,心生迟疑,皱眉道,“这……”过家门而不入,这不是叫人瞧着有些凉薄么?想到这个,大太太便嗔道,“你怎么不与我说?”

    “京中陛下赐了侯爵府,叫他们过去收拾收拾,咱们几日后上京,自然就能住起来。”大老爷一点儿都不觉得使唤儿子儿媳有什么不对,见大太太点头,便继续说道,“咱们才封爵,若是在山东,必然要叫官场不宁,这样呼呼喝喝的,倒叫京里笑咱们新荣暴发,得志便猖狂。”见大太太忖思片刻,微微颔首,大老爷这才敛目说道,“只咱们夫妻在府中休整几日,就带四丫头往京中去。”

    至于旁人,他不想再见,留在山东,全当分家了就是。

    夷安也觉得父亲心思缜密,不似寻常的粗俗的武将,见大太太仿佛并不觉得诧异,就知这是常态了,急忙问道,“若是回京,父亲在关外的……”

    “换防了,”大老爷眯着眼睛,与看过来的大太太对视了一眼,也从家书上知道夷安如今不同往日,迟疑了片刻,便说道,“陛下下旨,命我领九门事辖五城兵马司。”

    这是要大老爷将整个京城的兵马都握在手中,夷安听明白了,顿时心中一动。

    “皇恩浩荡。”她低声说道。

    想必这主意,不该是如今的皇帝乾元帝的意思,而是她的那位本家的姑祖母,皇后的意思了。

    叫自己的侄女婿掌管了京城军务,日后京城之中,谁敢与皇后生出是非呢?

    心中觉得这位皇后竟然能左右皇帝这样的军事,夷安就对这姑祖母的能耐生出点儿疑惑来。

    儿子做了太子,还这样谨慎防备,皇后究竟,防备的是什么?!

    是皇帝,还是诸皇子,还是……自己的儿子?

    大太太低头,就见夷安沉思了起来,不由一笑,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你啊,就是想得多些,心思这样复杂,哪里是个小姑娘呢?”见夷安有些心虚地看着自己,她目光却有些怀念怅然,仿佛透过了夷安看向未知的某处,喃喃地说道,“却像我,像我们薛家的女人。”

    宋国公府为薛姓,这话,就是在说夷安更肖似宋国公府的女子了,只是这样的女子,却不大容易幸福。

    她的姑姑薛皇后,性机敏刚强,聪慧绝伦,十个男人都不及她,本是一等一的人物,却陷在了后宫之中,就算如今能与皇帝并坐与前朝,又如何呢?

    夫妻相疑,她那皇帝姑父满心的怨愤与防备,这样的夫妻,做得还有什么意思?

    若不是她当年看破了皇后的悲哀,毫不犹豫地下嫁了她做什么都愿意包容,说什么都愿意相信,就算沉默寡言,却愿意在千夫所指的时候挡在自己面前的丈夫,如今的她会是个什么结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不是自己发疯,就是祸害了夫君全家,没有第三条路走。

    眼瞅着女儿也继承了宋国公府女子的这种心性,大太太不由一叹。

    大老爷见到大太太有些骄傲哀愁的模样,就觉得心里难过的厉害,揽住了妻子纤弱的肩膀不说话。

    “不过你如今,却不叫我担心了。”上京不是个善地,大太太也曾担心,纯良的女儿叫人在京中给人吃了。

    “母亲放心,如何,我都不会堕了家族的名声。”夷安一笑,顿了顿,却还是忍不住低声道,“今日父亲母亲为我张目,我心里欢喜,只是三哥哥……”

    “这孩子死心眼儿,”大太太说起这个就头疼,揉着眼角慢慢地说道,“只怕他心怀愧疚不是一天两天,又顾虑你婶子。”

    宋衍在她的身边长大,叫她如何不知他的心性?只是因这个,她却愈发叹气,转头与大老爷说道,“这孩子今年下场,这若是到时奔波必然折腾,不如与咱们一同去,住在家里,好好儿读书,以后也好再出个读书人。”

    宋家作为新贵,到底根基浅薄,大太太只望家中子孙都能出息些。

    “嗯。”大老爷想了想,见大太太真心关切宋衍,他素来是不驳斥妻子的,便微微点头。

    “三哥哥,待我很好。”夷安沉默了一会儿,便低声说道。

    “这才该是一家子兄弟姐妹该有的。”大太太便感慨道,“多少的大家族,都是内里败坏起来,呼啦啦地倒了呢?只有齐心,方才能立足。”

    说到这儿,她就想到了贾玉来,脸色有些冰冷地与夷安问道,“那贾玉,如今,你还要留着她?”夷安说了如何算计了贾氏母女,叫大太太说,女儿手段虽然有些狠毒,然而到底仿佛有些泄恨的意思在里头,这样的人日后反正都不会再见,不如送她母女团聚,也就罢了。

    夷安的脸色有些晦暗。

    若是可以,她是想要慢慢地磨死那贾玉的,只是没想到父亲母亲回来的这样快,即将离开山东,岂不是日后都不能再回山东?

    “母亲想要如何,我听母亲的。”夷安想了想,便含笑说道。

    大太太并不觉得在夫君面前说这些狠毒的话有什么不妥,闻言便颔首道,“既然如此,那丫头,就别活了。”与这样的人纠缠不休,平白移了性情,到底不美。

    对着外头使了一个眼色,外头一个跟着大太太回来的婆子就领命去了,到了晚间,便托了一个盒子回来,大太太往里头平静地看了一眼,便对夷安招了招手,后者试探着往里一看,目中就是一缩。

    “确实是她。”这里头竟然是贾玉的人头,显然大太太是只听着信儿断不肯相信的人,见了贾玉这样死了,夷安的心里突然觉得松快了起来,此时见母亲含笑看来,没有半分畏惧,不由命那人捧了贾玉的人头走了,自己便依偎在母亲的身边眯着眼睛说道,“从此时,我才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