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秦家靠房地产发家,市中心一片的高楼大厦有三分之二是秦氏的产业,当然也包括安暖身处的心意广场,但这幢楼,目前是被誉为酒店龙头的钱氏在使用,秦沐很有商业头脑,友情价租给了常有生意往来,私下关系也不错的钱氏。

    当时秦沐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一楼二楼的美食层,让秦氏占10%的股份。

    卖了钱氏面子,又让秦氏依附着钱氏的人脉,毫不费劲的进军了美食行业。

    安暖在咖啡厅靠窗的地方,选了个位置,双脚,交叠,歪坐在那,双手托着腮,狐狸眼左右转动,像是在琢磨着什么鬼主意。

    前来赴约的人是陈氏企业的继承人陈满新,在书中,他是比较重要的配角,在未来给了安家以及女配致命的一击,但目前倒是不必担心,他造不成威胁,反倒有些自身难保。

    他被家族押回国开始了豪门毫无节操的交际,顺便意图在结交中解决他的终生大事,为了防止他再跑的毫无踪影,家里已经限制住了他所有的卡看住了他名下所有的财产,说出去都没人信,堂堂陈氏的继承人,连飞机票都买不起。

    而这两张票是漏网之鱼,陈满新现在急于出售套现。

    安暖有点小兴奋,她现在最想的不是讨好秦爷爷,而是在陈满新焦头烂额之时,再添一把火,好吧,这有欺软怕硬的嫌疑,但是,谁叫他欺负上帝牵着手带到人间的天使的。

    安暖撅着嘴,托着腮,仰头45度角,看天空。

    安暖记得,原主当时是把票给买了的,也成功助陈满新逃离了陈家,只是当时,两人为了这两张门票,闹得极其不愉快,陈满新也没有因此承了她的情,反倒让他出国结实了女主白露,反过来对付原主。

    陈满新与原主素来不对盘,在别人以为这只是简单的小孩子之间的不喜欢,实际上根本没有那么简单,陈满新一度认为原主是个有心机的坏女人,特别是知道了秦沐还是她从别的女人手里抢过来的时候,对原主的厌恶简直到了癌症晚期。

    白露回国复仇的时候,陈满新毫无疑问的站在原主的敌对方,帮着白露对付原主,让她成功的在整个豪门圈,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后面安家的倒台,事实上,原主可以靠着安家以前建立的人脉,以一个三级歌手的身份出道,一步步的爬上一线。

    但陈满新在听说对方要进军娱乐圈,从中作梗,将原主的出道方式硬生生的改成了艳星方向。

    正想到这里,陈满新已经到了,安暖嘴角一勾,露出了两个酒窝,伸手朝着门口的陈满新招招手。

    写的时候,她没有什么感觉,女配只是她《唯爱我的霸道总裁》中的一个反派,反倒是陈满新,她更注意些,描写细节更多一些,也让他成功获得了不少小天使的喜爱。

    一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好,看到越走越近的那张脸,阻止不了心中蠢蠢欲动的恶作剧行为,想要对陈满新泄愤,慰问自己可能会的悲惨未来,虽然心里有那么一丢丢的惭愧。

    但当安暖看到陈满新一脸不耐的模样,心中的惭愧就理所应当的没有了,没有后顾之忧的安暖腹诽:你个死小孩,看我不整死你。

    以上帝的视角,可以看到一个化身为恶魔的狰狞女子,正磨刀霍霍冲向一个单纯的单细胞生物。

    当然面上,安暖是不会显示出来的,她是那种要干坏事情的之前,笑的比平时更加温柔,声音比平时更加悦耳动听的女孩。

    “要不是我仔细看,都认不出你来了,你成熟了不少。”安暖真挚的看着陈满新夸奖道。

    安暖现在这具身体,长的相当不错,特别的眼睛,是很好看的狐狸眼,不笑的时候,纯中带媚,笑的时候,媚中带纯,一双剪水双瞳美的发亮,伸手不打笑脸美人,何况安暖一开口,就是夸陈满新长的成熟,正中陈满新下怀。

    有道是缺什么想什么,陈满新身上缺一种成熟气质,就一个劲的将自己往成熟男人方面打扮,20岁的男生,又长的显小,留胡子,穿西装,显得很不伦不类。

    但即便是打扮的这样明显,书中也没人会对他说他很男人,当然这个设定,最终归功于她自己,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故意这样写的,不过这会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果然,陈满新听后,嘴角上扬,对安暖的讨厌一下子去了大半,现在看她,似乎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讨厌。

    谁都喜欢听好话,更何况是一个听惯了好话的富二代,一句正中下怀的好话,可以成功改变他对你的印象,如何拍马屁这种事作为要保护好爸妈的钱财不被亲戚惦记的安暖最懂。

    陈满新因为长期对安暖的鄙视,以至于一下子改不了说话方式,瘪瘪嘴,语气未变,鼻子里发出哼声道:“哼,你倒是没变,依旧是一副讨人厌的模样。”

    安暖心中一阵鄙视,翻了翻白眼,不管她的回答是什么,对方还真是跟她写的回答一模一样,讨厌怎么了,过会还有更讨厌的。

    想到这里,穿越而来郁闷的心情,被冲散了不少。

    扬唇轻笑,完全不计较的给陈满新倒了一杯大麦茶,随意道:“知道是你,我就直接去你家找你了,也省的你老远跑这一趟,你去国外七八年,我们一群人,挺想你的。”

    一听这话,只见陈满新“咚”的大动作坐到安暖对面,头一昂,鼻孔朝天,明显是听了心情不错,却要伪装不为所动的臭屁模样道:“哼,我这不是回来了么!”想见我,直接来我家不就成了吗?

    得意了吧,得意了吧,安暖看着眼前的陈满新,实在无法与书中后期黑化的陈满新重叠,如今的陈满新,真的就是一个单细胞动物,憋着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