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袁之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由于柳华梅的“好意”,陈千卿和陆正非这天晚上睡在了一张床上。

    其实在以前陈千卿和陆正非经常睡在一起,但自从陈千卿断了腿,睡眠质量变差后两人就分开住了。

    陈千卿洗完了澡就上了床,准备睡觉了。

    陆正非随后也上了床,他躺在陈千卿身旁的时候,陈千卿已经闭上了眼,呼吸也均匀了起来,看起来像是已经睡着了。

    陆正非知道陈千卿睡眠质量不好,见他睡着了也没再打扰,只是借着卧室里昏暗的灯光,凝视着躺在他身旁的青年。

    才二十一岁,那张年轻的脸色还带着稚气,眉头似乎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会展开,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衬托下,更显得苍白。

    陆正非知道陈千卿不喜欢他。

    看着看着,陆正非的心脏被一种奇怪的情绪充满,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凑上去给陈千卿一个吻,而是伸手默默的关掉了卧室里的灯。

    一切都暗了下来,陆正非进入了睡眠之中。

    陈千卿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睡着,在身旁的陆正非没有了动静后,他便静静的睁开了眼,凝视着头顶上只能隐隐看见轮廓的灯罩。

    因为陆正非第一次对他的侵犯,只要陆正非在他身边,陈千卿就根本就睡不着,即便是再困,也无法入眠。

    陈千卿猜到了这大概是某种精神疾病,但他不打算告诉陆正非。

    陆正非躺在他的右侧,发出轻微的呼吸声,陆正非的睡相很好,睡着之后连翻身都少有。

    可陈千卿就是睡不着,他转了个身,透过落地窗看向还在飘着小雨的窗外,倦怠的表情让人很明显的可以看出他极差的精神状态。

    一夜无眠,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陈千卿才隐隐约约休憩了一小会儿。

    早上七点多的时候,陆正非就醒了,他平时很少睡懒觉,所以即便是放假,生物钟也让他很难继续睡下去。

    陆正非睁开眼迷糊了一会儿,就扭头去看陈千卿,他本来以为陈千卿应该还在睡,但却发现陈千卿神色晴明的和他对上了眼神。

    陆正非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陈千卿打了个哈欠:“刚醒。”

    陆正非哦了一声,又道:“早饭想吃点什么?”

    陈千卿懒懒道:“看我妈做的什么吧,你先去洗漱,我再赖一会儿床。”

    陆正非闻言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穿好衣物后就出了卧室,竟是也没和陈千卿多说什么。

    陈千卿看着陆正非的背影,又躺了十几分钟后才起了床。

    柳华梅是起的最早的,早饭已经做好了,专门熬的八宝粥和自家做的榨菜,外加前一天蒸好的馒头和包子。

    陈千卿洗漱完毕后,就和陆正非坐在桌子前,懒洋洋的拿起一个包子啃,他早上精神状态向来都不太好,所以连句话都不想多说。

    倒是柳华梅和陆正非说着话,让场面没有尴尬起来。

    柳华梅道:“千卿,你爸估计过两天才能回来,你看你今天是不是带着你朋友出去转转?”

    陈千卿道:“去哪?”——他对这城市也不熟,况且国庆第一天,到处估计都是人山人海。

    柳华梅道:“你们年轻人喜欢去的地方呗,我一个老太婆哪里知道你们想去哪玩?”

    陆正非腼腆道:“阿姨,不用麻烦了……”

    柳华梅瞪了陈千卿一眼道:“这孩子就这样,一点也不懂事……”

    三人正说着话,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柳华梅一边念叨陈千卿,一边去接了电话,刚拿起来就转头对着陈千卿道:“千卿,你的电话!”

    陈千卿闻言一愣,还是上前接过了柳华梅手里的电话。

    陈千卿刚拿起电话,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孩温柔的声音:“千卿,你回家啦?”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刹那间,陈千卿的身体就僵住了。

    “千卿,你说话啊?”这个女孩的声音,陈千卿很熟悉,他沉默片刻后,才叫出了那个名字:“袁之桃。”

    叫做袁之桃的女孩听见陈千卿的声音,语气里的笑意更甚,但却又故作怨怼:“你换号码都不告诉我的,要不是阿姨说你国庆要回家,我是不是都联系不上你了?”

    陈千卿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捏着电话沉默着,他知道,如果他是真的陈千卿,他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应该是高兴甚至于狂喜的。

    袁之桃和陈千卿算得上青梅竹马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